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围堵经营贷入楼市 需避免“打地鼠”式调控

排查经营贷违规入楼市,力度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排查经营贷违规入楼市,力度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3月26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进一步强化审慎合规经营,严防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进一步加强中介机构管理,建立违规行为“黑名单”,加大处罚问责力度并定期披露。

此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多地严查“消费贷、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一系列组合拳后,投资客滥用杠杆撬动房产的套路被彻底封住,经营贷违规入楼市成为历史。

顾名思义,经营贷指企业经营性贷款,只能于经营。2020年,国家出台扶持中小企业的贴息政策,利率低、周期长的经营贷被部分投机者违规套取,用以买房。2020年热点城市房价不理智上涨的锅,确实该由经营贷背。

严查经营贷入楼市,能否为楼市降温,关键在于查处力度。近日,北京发现涉嫌违规流入楼市的经营贷约3.4亿元,广州涉嫌违规金额约为1.47亿元,深圳则提前收回5180万元违规经营贷。

从结果看,北京查处力度最严,且效果显著。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显示,2月,北京新房价格同比增长0.14%,远低于广州和深圳。严查经营贷违规入楼市以来,北京是房价控制最好的一线城市,甚至优于不少热点二线城市。

反而楼市泡沫程度最高的深圳,查处力度有待加强。在不少人看来,深圳查处5180万元违规经营贷是“蜻蜓点水”,难以起到威慑作用。深圳的经营贷究竟有多少流入楼市?结果或许比公布的数据要多得多。

围堵经营贷入楼市,需避免“打地鼠”式调控,应严查到底。此前银行为冲KPI,对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次相关部门收紧经营贷口子,势必触及银行利益,恐有不小阻力。

因此,相关部门应建立长效机制,若是打一时松一时,反而将助长投机者的侥幸心理。

需要注意的是,堵住经营贷流入楼市漏洞,能为房地产市场降温,但无法阻止房价上涨。

热点城市的房产具有极强的金融属性,投资属性超过消费属性。从商品属性看,控制价格还得从供需关系出发。城镇化进程持续推进,人口涌入大城市的趋势不可阻挡,需求持续增加,房价上涨压力仍在。

今年,大城市居住用房进入补货期,大量新住宅即将上架。

此外,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首提解决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2月,自然资源开发利用司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区2021年住宅用地公告供应量不得低于近5年平均完成交易量。

除加大供应外,相关部门还应降低居民对通货膨胀的预期,避免恐慌入市,同时引导居民多渠道投资,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让居民投资进入理性成长阶段。

(原标题:围堵经营贷入楼市,需避免“打地鼠”式调控)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围堵经营贷入楼市 需避免“打地鼠”式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