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泛生子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 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1.3%

原标题:泛生子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 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1.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泛生子公布了其上市后的首份年报。2020年泛生子全年总营收4.245亿元,同比增长31.3%;2020年毛利率达到61.3%,相比2019年的44.8%上升了16.8%;净亏损相比2019年的2.802亿元,收窄至2.157亿元。

其中,2020年LDT检测中HCCscreen和IVD产品(包括Genetron S5仪器和肺癌8基因试剂盒)营收均显著增长。IVD产品销售收入从2019年的3490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9400万元(1440万美元),大幅增长了169.2%。

癌症早筛是泛生子重点布局业务,目前也正在针对肝癌、肺癌、消化道系统癌症开发癌症早筛液体活检产品。在年报发布的同时,泛生子还发布了其基于血液的肝癌早筛检测HCCscreen的最新数据,HCCscreen实现了88%的灵敏度与93%的特异性,显著优于超声检查联合甲胎蛋白(AFP)检测71%的灵敏度与95%的特异性。HCCscreen还实现了40.9%的阳性预测值(PPV)与99.3%的阴性预测值(NPV)。值得一提的是,在HCCscreen诊断出的肝癌患者中,49%处于早期阶段,肿瘤小于三厘米,而这些患者的预后效果预计会远高于晚期患者。对于小于三厘米的肿瘤,HCCscreen的灵敏度为85%;对于三厘米到五厘米的肿瘤,HCCscreen的灵敏度为96%。

前瞻性队列研究可保证产品在真实世界中的性能,是癌症早筛产品实现临床转化的必经之路。泛生子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王思振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泛生子的商业化进程也在进一步提速中,并表示,期望HCCscreen正式获批上市时医保也能够同步跟进,各方合力提高肝癌筛查的可及性。

最新前瞻性队列研究数据公布

2019年3月,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和癌症精准医疗企业泛生子合作完成的一项癌症早筛研究成果发布于《PNAS》,是中国首个基于液体活检的肝癌早筛前瞻性队列研究成果的发布,HCCscreen首次亮相。

2020年9月,HCCscreen获得FDA“突破性医疗器械”认定,成为中国首个获此认定的分子诊断产品。

时隔半年,2021年3月25日,HCCscreen又一次完成肝癌早筛液体活检大规模前瞻性队列最新研究。

泛生子首席技术官焦宇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此次数据和上次比,样本量更大,所以置信度更高、结果更可靠。“例如测十个患者找到九个阳性,称灵敏度在90%会有些牵强,但如果测一千个人,发现900个阳性,那么置信度就高很多,样本量增加使HCCscreen检测性能的可信度提高了很多。”

在此次大规模前瞻性队列研究中,泛生子用HCCscreen对2000名乙肝病毒携带者进行检测,同时用甲胎蛋白加B超进行对比。截至2021年2月,长期随访了1615人,获得了88%的灵敏度、93%的特异度及40.9%的阳性预测值(PPV),意味着每十名结果呈阳性受试者中有至少四名确诊。NPV阴性预测值是99.3%,说明结果呈阴性的受试人群中有99.3%的人在随访期间未得癌。

作为癌症早筛重要的标志物,ctDNA是肿瘤细胞凋亡时释放到外周血里的DNA碎片。理论上一次抽血可以检测出多种类型肿瘤的ctDNA,其中一个重要的应用场景就是年度体检时抽一管血,就很可能把食管癌、胃癌、肠癌、肝癌、肺癌等常见癌种检测出来,增加癌症病人的治愈率,这是一个长期目标。

其中,ctDNA标志物的优点是其可以携带多种信息,如突变、甲基化、拷贝数变异等不同的改变形式,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当肿瘤处于早期时,ctDNA的这些变异信号非常微弱,而通过多抽血的方式改善也不切实际,毕竟几十毫升的抽血量很难被大众接受,尤其是对于贫血患者来说。5ml-10mL的血量比较合适,但对ctDNA的检出技术就会要求很高。

焦宇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了解决信号弱的问题,一次性测出ctDNA上携带的各种变异,泛生子自主开发了平台型技术——Mutation Capsule。这个技术几乎可以把所有的基于ctDNA的标志物在同一个少量血样里检测出来,且不降低灵敏度。基于这一技术的产品还有很大灵活度,可以把几种癌症各自的标志物合并到一起,就可以变成一款同时筛查多癌种的产品,而它的测试费用成本增加并不高,成本变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Mutation Capsule平台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支持突变和甲基化等ctDNA携带的多种变异信息同时检测,突破了基因突变和甲基化检出时相互影响的技术瓶颈;第二个是支持对一份标本的多次检测,血液中肿瘤DNA含量非常有限,这也是液体活检技术的另一个瓶颈所在,如可对一份血多次检测,且灵敏度不减,这不仅对同时检测多种标志物有很大价值,还能在临床实验时期节省巨大的标本收集成本,包括时间成本和费用成本。此外,凭借该技术还能在发现新的标志物时进行回溯研究,既省时又准确。

据了解,目前肝癌早筛领域主要是B超、甲胎蛋白(AFP)等检测手段,但这些方式存在灵敏度不够高、很难标准化操作等问题。

2019年,泛生子与国家癌症中心合作进行第一期研究,首先用甲胎蛋白+B超常规方法检测,发现311个乙肝病毒的携带者是阴性,没有任何患癌症状。然后用HCCscreen对这些阴性患者再次检测,发现其中24个人是阳性。这24人随即做了增强CT去确诊,其中有四个人是真正的肝癌。值得一提的是,这四个癌都是早期的,肿瘤大小均小于3厘米,可通过手术切除,患者有很大的治愈机会。此外,对剩下307例阴性也继续随访了12个月,没发现一个得癌的。说明在这个前瞻性队列中,四个早期癌症患者全部被找出,极大地提升了治愈率。

商业化进展提速

实际上,癌症早筛产品的注册上市路径包括“底层技术研发-回顾性研究-前瞻性研究-审批上市”。前瞻性研究完成后,相关产品离上市也更进一步,商业化进程也将提速。

泛生子年报显示,目前HCCscreen已完成了大规模前瞻性队列研究,正在以LDT(临床实验室自建项目)的方式开展商业化,并计划在二季度启动该产品的注册临床试验。

“癌症早筛产品有多种商业模式,其中,与药品一起合作推动诊疗一体化也是大势所趋。”泛生子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王思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越来越多药企开始高度关注癌症早筛和复发监测。

此外,王思振认为,除了上述原因,越来越多的早筛企业要与大型药企开展战略合作,是因为可以共同开展市场教育,也体现了产品自身的临床价值。

与此同时,大型药企一般拥有强大的商业推广能力、全面的医院市场资源及专业销售团队等,可帮早筛企业节约一笔不菲的市场推广费用,提高盈利能力。

王思振坦言,与大型药企合作,可以优势互补,让专业的团队干专业的事情。

如2021年1月,泛生子宣布与正大天晴就HCCscreen签署中国独家战略合作协议,于未来三年在中国指定地区共同开辟医院市场推广HCCscreen,服务包括乙肝病毒携带者及其他肝病患者在内的肝癌高危人群。

其中,泛生子将提供产品生产、实验室运营服务等;而正大天晴拥有一支超7000人的销售团队,服务逾2000家综合医院及肝病专科医院,在中国市场抗肝病毒药物领域占据逾35%市场份额。

无独有偶的是,癌症早筛企业诺辉健康不久前也与跨国药企阿斯利康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在中国大陆地区公立医院及药店和互联网医院推广“常卫清”,在市场覆盖和渠道拓展等方面深度整合双方优势资源,充分发挥阿斯利康强大的商业推广能力、全面的市场网络及专业团队和消化领域的领先优势,加速推动常卫清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市场覆盖,推动其在肠癌高风险人群中的应用与普及,普及结直肠癌的早诊早治,为消化道疾病高危人群提供从预防、诊断、治疗到康复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泛生子还是诺辉生物癌症早筛产品目前相对而言,价格都不低。

就此王思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癌症早筛和药物研发一样,企业在前期要投入大量的研发费用,这是癌症早筛产品在上市初期价位偏高的主要原因,随着技术不断进步,市场认知不断成熟,成本将大幅下降。

王思振也指出,相对而言,我国人均收入水平并不高,若想渗透1亿的肝癌高危人群即乙肝病毒携带者,医保或者政府方面的支出也是个重要路径,而政府愿意支付的原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能救人命,二则是能省钱。

“从卫生经济学角度看,一个肝癌晚期患者治疗,医保需要覆盖二三十万元,但治愈率极低。而未来早筛进入医保预计不足千元,因为在早期发现,还能有极高的治愈率,性价较高。”王思振分析称。

据了解,目前泛生子也在进行相关探索。如2020年11月,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政府和泛生子共同发起的无锡市惠山区区域性“肝癌早筛综合防控”示范项目,项目采用HCCscreen,计划在三年内为本地15万肝癌高危人群提供检测及综合防控,以期在提高公众对于肝癌早筛意识的同时,建设中国肝癌早筛综合防控示范城市。

“我们希望在15万人队列上最终建立一个扎实的卫生经济学模型,以期产品在未来获批时,也能够同时被纳入医保,因为它既能救命又能省钱。”王思振坦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泛生子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 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