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光伏玻璃再添入局者 旗滨集团吹响产能置换的号角?

来源: 英才杂志

作者|孙栋

2020年12月10日的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预计,到今年年底光伏发电装机规模将超过风电,成为全国第三大电源。受此消息影响,港股、A股关于光伏组件的公司股价大涨,光伏行业继材料涨价、辅料涨价后,再一次进入投资者的视野。

先前由于光伏玻璃涨价影响,导致光伏板块二级市场爆发性上扬,而此次消息传来,光伏玻璃行业却反响平平。这究竟是资本的链条还没有传导到辅料行业,还是光伏玻璃的热度已经褪去?

市值逾300亿的平板玻璃生产企业旗滨集团发布公告宣布,拟投资24亿元建设两条光伏玻璃生产线进军光伏玻璃行业。旗滨集团入局光伏玻璃行业,是否会促进行业产能供需平衡?而在产能置换政策执行的当下,又是否能催生其他资本交易呢?

光伏玻璃“三国杀”

产能缺口并非只是政策限制,利益才是“王道”

2020年1月,工信部发布《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操作回答》,提出严禁备案和新建扩大平板玻璃(含光伏玻璃、汽车玻璃等工业玻璃原片)项目,确有必要新建的,必须实施减量或等量置换,制定产能置换方案。而在同年10月,工信部再次明确有序推进光伏玻璃产能置换,继续将光伏玻璃列入产能置换范围。

也是因此,光伏玻璃产能置换政策限制了产能扩张,导致市场供需失衡。

在这种情况下,玻璃产能置换指标交易便也成了资本的座上客。原本只价值千万的老旧窑炉,在置换的前提下被标上了天价。这无论是对于有志于进军光伏产业的玻璃企业或光伏产业上下游企业,都是沉重的负担。

但在2020年11月下旬举办的光伏玻璃行业形势座谈会上,参会的光伏玻璃企业代表认真分析了光伏玻璃产能出现缺口的原因:一是疫情导致部分光伏玻璃产能提前冷修;二是在建光伏玻璃生产线项目受疫情影响推迟点火;三是双面双玻组件的渗透率大幅度提升引起的光伏玻璃超预期增长。

由此可以看出,光伏玻璃产能短缺和“产能置换”政策关联性不强,“产能置换”政策利用产能置换来迫使已经过剩的平板玻璃行业进行产业升级和转向,那摆在行业玩家面前的只有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

根据机构测算2020-2022年全球光伏玻璃需求分别约658、870、1016万吨,每年有近200万吨的增量缺口,在下游需求旺盛的事实面前,行业内具备资质的头部企业如信义光能、福莱特、亚玛顿、彩虹新能源、南玻A先后公布扩产计划。

而对于主要为传统玻璃产能的旗滨集团来说是一大机遇,且势在必行。无独有偶,市值仅30余亿的上市公司德力股份也发布公告称,向全资子公司德力光能增资至一亿元,通过进入日用玻璃器皿以外的其他硅基玻璃材料领域,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光伏玻璃的产能扩张将是一场持久战。

旗滨集团的隐忧

自上市以来就有心做光伏玻璃的旗滨,十年后才有真正的动作

旗滨集团进军光伏玻璃行业,也可以说是早有谋划。

在2011年,旗滨集团上市之初的招股说明书中,就曾提及募投项目之一为超白光伏玻璃基片生产线,有计划进入光伏玻璃产业。2020年末旗滨集团宣布建设将要建设一条1200t/d高透基板光伏玻璃线和一条1200t/d高透背板材料及配套深加工生产线,正式出道光伏玻璃行业。

这不是旗滨集团首次跨入玻璃的新品类,早在2019年末,旗滨集团就曾发布公告称投资建设中性硼硅药用玻璃素管项目,药用玻璃项目总投资约6亿元,一期建设投资为1.55亿元,宣布进军药用玻璃瓶行业。

促使旗滨集团频频拓展业务范围的或许是停滞不前的收入增长率。截至2020年三季度,旗滨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5.5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35%,而纵观前三年的营业收入增长率都保持着两位数的增幅。

不仅旗滨集团的营业收入增长率下滑,与此同时,其2020年三季度的应收账款,较2019年末近乎翻倍,存货和短期借款也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这些数据都在提示,旗滨集团或许会有财务上的隐忧。截至2020年三季度账面的货币资金仅有不足4.5亿元,而本次大手笔投资光伏玻璃产线高达24亿,且建设周期为1年,资金端压力着实有些大。中国建筑玻璃与工业玻璃协会周志武表示,基于玻璃行业的自身特点,玻璃行业实际上经不起需求大涨大落的变化。而据相关行业人员预计光伏玻璃新产线从建设到满产需要约18个月的时间。

在一众行业大佬有技术和市场优势的扩产前提下,旗滨集团的光伏玻璃产线达产后,对市场的号召力又能有多大?

有媒体称旗滨集团为光伏玻璃寡头市场的挑战者,但其是否会就此吹响传统行业大规模开展产能置换的号角,引领传统玻璃行业向新领域前进,还是先要画个问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光伏玻璃再添入局者 旗滨集团吹响产能置换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