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办公Saas的终局,就是巨头专吃“独角兽”?

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 Jesse

疫情加速办公SaaS领域小玩家退场。

虽然已经是2021年,但是新冠疫情并没有因为人们进入新年而减轻,“英国变种”病毒的出现,让很多人“团圆”的梦想再次泡汤。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远程办公正式成为人们默认的主流办公方式,包括视频会议、办公SaaS软件在内的办公协同行业迎来了发展高峰。其中,主打视频会议的Zoom上市后,因为疫情而来的大量需求,市值很快突破千亿美元。

另一方面,办公协同SaaS服务同样因为疫情吸收大量用户,不过,在这波罕见的“红利”面前,巨头的优势相对于独立公司表现得淋漓尽致。

2020年12月1日,Salesforce宣布将以27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lack。相比Slack此前的市值,本次收购价有较高上浮。收购宣布前,消息泄露,Slack股价在一周内上涨了近50%。

Salesforce是全球最大的线上营销平台,Slack是知名的线上办公协作软件。在宣布收购的声明中,Salesforce联合创始人兼CEOMarcBenioff表示,“两家公司将共同塑造企业软件的未来。”

过去几年,企业软件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2015年,Slack曾拒绝过微软的收购邀约,试图坚持独立发展,并最终于2019年上市。但也就是在2019年,微软旗下的同类产品Teams,在用户体量上后来居上,超越Slack。

无独有偶,在国内,飞书、WeLink、企业微信等办公协同软件同样出自巨头之手。在可预见的未来,远程办公依然会是人们的首选,而越来越激烈的办公SaaS领域,巨头为了市场份额和扩展功能,对中小玩家的挤压和吞并,也将成为常见现象。

而从Slack被巨头微软击败,最终“卖身”另一巨头Salesforce,即可看出办公SaaS行业竞争的残酷。

跌落神坛的SaaS独角兽

成立于2014年的Slack,曾是办公协作领域最著名的“独角兽”。

它脱胎于一家游戏公司,最初只是公司内部为了方便沟通,开发的一个小软件。后来,游戏做黄了,创始人StewartButterfield感觉办公协作软件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领域,索性让公司全面转向办公软件开发。不久,Slack正式推出市场。

相比其他软件,Slack最大的特点是“开放”。在基本通讯功能的基础上,Slack开放了很多功能端口给第三方服务,希望借助第三方的服务的力量,为用户提供更强大的功能、更灵活的服务。团队成员不仅可以在Slack上用文字交流工作,还可以用Trello追踪项目进度、分享Dropbox网盘文件……Slack具有一种“独立气质”,很多产品细节的设计都深得人心。

2014年,线上协作还是一个比较新潮的概念。当时愿意使用Slack的团队,大多是科技、媒体等领域的一些小团队、创业公司。它们想要探索线上办公可能性,Slack的开放和灵活,恰好击中了这一需求。

早期的成功,让Slack轻松拿到了融资,在行业内声名鹊起。推出仅一年半,Slack就收获了100万日活用户,在企业软件领域,这样的冷启动速度前无古人。正因为如此,Slack成为了巨头们“围猎”的目标。

2015年,微软曾对Slack发出收购邀约,开出了80亿美元的价码,相比Slack最近一轮融资中26亿的估值,上浮了3倍。但Slack还是想走独立发展的道路。

另一方面,当时比尔·盖茨亲自对这项收购案提出了反对,认为不如拿这笔钱投资微软自己旗下的通讯产品,比如Skype。最后,收购案告吹。

如其所愿,Slack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微软也接受盖茨的意见,开始着手开发自己的线上协作软件。一年之后,Teams问世。

Teams成为了Slack最大的对手,它借鉴了不少Slack的设计思路,也具备很多类似的功能。在这一领域耕耘多年的微软,更懂大部分企业的需求。特别是那些大企业,它们需求的关键不在于开放和灵活,而是长期的安全和稳定性。

针对这些需求,微软在Teams里整合了更多企业安全功能,在Slack上,这些功能则需要手动接入。而且,很多大企业早已和微软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自然更倾向于选择微软这样的巨头,而不是创业公司Slack。

最后,微软还有强大的销售推广、服务以及技术支持团队。微软向客户发起了猛烈的销售攻势,提供高度定制化的服务方案。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微软的销售代表在游说客户时,甚至提出可以帮用户承担上百万美元的平台迁移成本。

2019年,成立仅5年的Slack挂牌上市。这样的发展速度在软件领域已经非常惊人,但仍然改变不了它已经落后于微软的现实。上市时,Slack有1000万日活用户。此后不久,微软就宣布,Teams平台日活用户突破1300万。

事实证明,比尔·盖茨是对的。这是一场“正规军”对上“游击队”的战役,仅仅三年,微软就实现了对Slack的弯道超车。

办公SaaS的白热化之战

2020年3月,疫情刚刚席卷而来之时,Slack股价跌至17美元,创下历史新低。相比刚上市时,市值缩水了一半以上。

Slack很好,但它只是一个相对小的软件、工具。更多企业需要的,是比Slack要庞大、复杂得多的一套系统。在一些小的产品细节和心思上,微软Teams可能不如Slack设计得那么精致巧妙,但它提供了一套更加“面面俱到”的服务。这正是大部分企业需要的。

疫情期间,线上办公成为了“风口”。一夜之间,全世界几乎所有企业都不得不将办公室搬到线上。面对迅速扩大的市场,各家开始不计成本地投入,对这一领域发起饱和攻击,抢夺份额。谷歌、微软等巨头间的竞争逐渐白热化。

这是一次“短兵相接”。疫情扩大市场的同时,对各家服务提供商的执行力提出了极高要求,你必须针对市场的变化,迅速做出反应。微软在企业领域的长期耕耘再次发挥了作用,它将Teams与旗下Office365服务捆绑在一起。很多已经采购Office的企业,可以直接免费使用Teams。

增长是惊人的。2020年10月,微软宣布Teams日活用户数已达到1.15亿,相比半年前增长了50%。相比之下,Slack此前宣布的千万级别的日活,只相当于Teams的零头。

在最近一个季度的财报中,Slack宣布今年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9%。这样的增长数据,在疫情期间,并不算理想。情况也反应在了股价上,相比Zoom等竞争对手市值成倍飙升,Slack股价仅在波动中有小幅上涨。

2020年7月,Slack向欧盟委员会递交了一份抗议,表示微软将Teams与Office捆绑在一起的做法,涉嫌不正当竞争。业内人士在评价两家公司的冲突时表示,“以Slack这种创业公司的体量,想要对抗微软这样的,当今世界上坐拥资本最雄厚的公司,几乎是天方夜谭。”

其实,很难说是微软有意“打压”了Slack。相反,是Slack将微软的业务腹地,变成了自己故事的一部分。结果微软挪一挪身子,就封堵了Slack成长的可能性。

Slack欠缺的东西有很多,但最大、最紧急的问题在于市场推广资源。同样在企业云服务领域创业的一名CEO,AaronLevie就表示:Slack输给了微软的“销售”。因为优秀的产品设计,或许可以吸引员工,但大部分时候,选择办公软件的权力根本不在员工手上。

这样的逻辑下,几乎每一个成功的企业产品,背后都必须有强大的销售团队。

最终的办公巨头之战

Slack输在“销售”,而这正是Salesforce最擅长的事,毕竟这家公司的名字就叫“销售能力”。

Salesforce的主要业务为企业提供一整套“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帮助企业改进营销手段、分析数据、搭建电商和线上客服系统……任何一个面向消费者的企业,都是它的潜在客户。

作为一家年收入160亿美元的巨头,Salesforce内部有完整成熟的销售体系。这或许能帮助Slack实现此前没做好的市场推广工作。两家公司的客户群是高度重合的:Slack目前的企业客户中,有90%都是Salesforce的客户。

对Slack来说,只有利用巨头的力量,才能对抗巨头,委身Salesforce已经是相对最好的选择。对Salesforce来说,收购Slack,则是为实现更大理想的一次“豪赌”。

Salesforce的本行是将对外的营销工作数字化。在此基础上,它希望将这件事做得更彻底:将企业内部工作也数字化。

多年以来,Salesforce一直在尝试开发内部协作工具。2010年,它推出过一个私密社交网络,Chatter,定位就是企业内部的线上协作软件,但并没有取得成功。2016年,它又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线上文档协作工具Quip,也没能带来实质性改变。

这次收购Slack,Salesforce将拿出相当于自身市值十分之一的现金和股票。收购完成之后,Salesforce希望将自己的对外销售工具,整合进Slack的软件中。将企业客户对内对外的不同工作,全部融合进一个线上平台。

两家公司,都来到了它们命运的十字路口。合并之后,它们将共同对抗最大的竞争对手,微软。目前,这项收购还需要得到Slack股东和监管机构的最后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2月之前完成。

一场更大的战役,正在打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办公Saas的终局,就是巨头专吃“独角兽”?